布偶日志

很想猫先生

冬天来的时候,我已经没有再养猫了,或者说,是我的猫它已经不会再回来了。

我喜欢独居时的幽静。一个人看书,一个人睡觉,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写字,都是很美好的事情,这样神仙似的幸福,世间不会再有第二种了。

可是 偶尔也会有非常孤单的时候。养狗是不行的,它们太聒噪了,一嗓子叫起来,仿佛整个世界都被惊醒了似的,猫就不一样了,它们是很有灵性的生物,总是“喵呜喵呜”的叫,带着不易察觉的温柔的撒娇,天气冷时,让它趴在自己的身上,热乎乎的一团,仿佛身上,心里都暖和起来了似的,猫咪趴在窗台上眯着眼睛,迎着太阳,有时懒懒的打个哈欠,至于它的铲屎官在做什么,它不知道,也懒得知道。

有的时候,我会穿上极轻便的衣服,戴上大大的渔夫帽和眼镜,挎一个很大的布包,到处去看一看,可能是坐长途汽车去很远的地方,也可能不过是在门前的咖啡馆里坐一坐,临出门时,我不会忘记带上我的猫。

 

它在我的布包里,抬头看我,好像看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我理也不理,只摸了摸它的头,算是打过了招呼,猫咪哀怨的又瞅了瞅我,无何奈何的俯下身去,两个软软的猫垫撑着猫头,又沉沉的睡了过去。全然忘记了过去是怎样和别家的小母猫一起活蹦乱跳的在房顶上玩耍,又是怎样不厌其烦的把一只只死老鼠衔回家在客厅里抛着玩,更忘记了它的铲屎官大人是怎么一遍遍擦拭地板的,是的。猫咪话不多,它是在安安静静的捣乱呢。我瞪它一眼,没有多加纠缠就合上了布包。

 

总是爱极了旅游的,大街小巷到处逛,走到腿脚酸麻了仍舍不得停下来,这边看看,那里瞧瞧,寻到几件有趣的小玩意总放在手里把玩,不舍得放下来最后还是犯了选择恐惧症,索性双手一摊,什么都没有买下,店主也不生气,只笑眯眯的看着我和猫进来了又走出去,这样好的店主不妨再多来几家呢。

夜晚躺在旅馆的时候,一天的劳累便像倒豆子一样倾泻了出来,像极了猫白天的样子,这时候我和猫可是完全反了过来,你看这只猫上窜下跳,闲庭信步似的到处游走,一会儿又趴到我的头上,正当我想一巴掌拍在它身上的时候,它却又窜走了。我无可奈何的闭上眼睛,沉沉的睡了过去。

 

但是,第二天早上,我揉揉惺忪的睡眼,睁开眼,却发现那家伙不见了。

房门是开着的,窗户也是,我甚至没来得及后怕昨天晚上没锁门,自己的安危,就被一阵失去猫的不安所占据,那种感觉,我成人之后已很少体会了。与其说是我在陪猫玩耍,不如讲是猫在陪伴我,在无数个失眠的夜里,每当感觉身边仍有个小生灵在幸福地打着呼噜,呼呼大睡的时候,我总能感到一阵踏实的心安。猫咪是在我买下它之后就只属于我一个人的,永远不会背弃。这个想法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安慰着我的情绪。我像疯了一样地乱蓬蓬地跑出去,去找寻我的猫。

但是,哪里都没有,那个时候,世界好像都空了,剩下一个壳子,铺天盖地的后悔,对自己的怨恨席卷而来,我为什么非要跑出来旅游?为什么白天要玩得那么累?为什么防范性差到这个地步,连门窗都不知道锁?我慢慢地踱步回去,一边反思着自己,一边眼泪就掉了下来。

(0)

本文由 布偶猫咖 作者:派大喵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