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偶日志

傲娇喵

--来自于首次用猫表情的鱼,鱼不再怕猫、猫也不会吃鱼

吃完晚饭去楼下散步,路过宠物店想进去逗逗狗,没想到头一次被猫软化了心。

从长辈们的口中得知在我两岁的时候养了一只小猫,听说是我唯一的玩伴,而且晚上都要抱着它睡觉。但就我这十几年完全不敢直视猫的眼睛的情况来看,我至今对这个说法半信半疑。不过经过这些天,发现小奶猫是让我全心放下防备的唯一开关。
而我一直寄托着特别感情的那只名叫泡泡的狸花,脾气敏感机警,却又柔软得不像话,它解构情感的能力似乎超过人类,却又能克制着,仅仅给予有温度的陪伴作为安慰。脖子上的蝴蝶结永远整洁好看,奶猫时期的泡泡像所有我喜欢的小奶猫一样,引人亲近。那个时期是世纪初,周遭的一切有点像冒着气泡的饮料,人们在唱滥情歌,可首首都好听。希望泡泡健健康康,陪伴得更多一些、再多一些。

傲娇喵

(狸花泡

 

宠物店里有一只布偶猫,蓝眼睛,水瓶座。它的眼睛蓝色的一面海,总是太安静像是会有暴风雨。还有一只非常讨喜的白羊座美短加白,两只爪子抓着我的手指用鼻尖轻触,在我既有的印象里,这是我第一次与猫有皮肤的接触,真的软塌了,这才惊觉我也可以被猫俘获。

傲娇喵

(小布偶)

 

傲娇喵

美短加白

 

泡泡好猫已经十五岁了,小布偶和白白是今年刚出生的小朋友,希望你们都简单富足,长命百岁。

突然想,以后有了独立住所想要养个猫或狗,第一次有这样的想法。动物与人类虽然没有相同的语言,却不一定感知不到对方的心意。反倒是如今语言发生变乱之后,明明说的是同种语言,却好像彼此隔山隔海根本讲不通。所以拥有相同语言的人,也不一定能拥抱到彼此。放下恐惧去亲近一个生灵,比敞开心扉接受一个人,对于我来说简直容易太多了。

记得有天,去眼科医院检查眼睛,做了散瞳所以在6~8个小时视力都是模糊的而且畏光。索性就强行断网放下手机闭眼休息,戴上耳机背靠沙发,听以前没来得及听的电台、重复听之前听过的歌曲,也许只有暂停其他器官,只剩听觉工作的时候,可以发现不少新大陆。独处的时候,时间反倒快走,细节也在不停穿梭。独处很好,毕竟与人疲累。一天和人打十几个小时的交道,我觉得已经足够了,而且像是有微信提醒恐惧症。剩下的时间,真的只想独处。这下好了,如果真的有能力饲养,以它们的灵性,足够抚慰失意的灵魂,拍手叫好。

🐱🐠

(0)

本文由 布偶猫咖 作者:派大喵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